直播基地暴增,到底靠什么赚钱(以下内容告诉你)

seoxin 01-06 20:53 9次浏览

直播爆红,直播基地也爆发。

「最近没怎么关注房地产,在做直播短视频基地的新业务」,在众创空间领域耕耘多年的张浩说,「进展还不错,服务收入达到了30%,3季度的服务收入应该会超过50%。」

「直播基地是2019年逐步起来的,今年过完年才开始爆发」蒜泥科技CEO靖锋说。靖锋是一位有数十年文创园区和众创空间运营经验的创业者,蒜泥科技于2017年进入短视频和直播领域,通过联合淘宝短视频、淘宝直播、爱奇艺等流量平台,如今已在西安、杭州等地建设了数个直播产业基地。

主打澳门好货和跨境电商,地处珠海横琴的「珠澳好货直播基地」7月闪电投运。从2020年3月酝酿筹备,加班加点4个月,占地4000平方米的「珠澳好货直播基地」就在地段和设施都非常优越的横琴励骏庞都广场正式营业了,这可能是全国第一家开进商业综合体的直播基地。

直播基地的顺利超出了创始人刘飞此前的预估,「还没营业主播和MCN就到位了」,据刘飞介绍,直播基地的二期将会扩张到1万平方米,同时,其上海、江西、深圳等地的扩张落子版图也已绘就,多家政府和地产商向他伸出橄榄枝。

「今天的很多直播基地明天会挂掉,这有点像之前的联合办公」张浩说,直播基地开始过剩了,不少人用房产思维经营,有服务能力的太少。在看来,能不能获取尽可能多的「服务性收入」是衡量直播基地经营优劣、甚至是生死存亡的关键指标。

「你把直播基地看成一个深入到行业深处的专业孵化器,会发现它的盈利空间更大」靖锋说。

井喷

直播基地的井喷,首要原因自然是直播行业本身的大爆发。

根据艾媒咨询数据,中国MCN产业自2017年出现了爆发式增长,机构数量从数百家量级猛涨到上万家量级,平均同比增速大于100%。该机构预测,到2020年,中国MCN机构数量将突破两万家,达到28000家。

直播基地暴增,到底靠什么赚钱?

来源:《2020-2021中国MCN产业运行大数据监测及趋势研究报告》

在李佳琦、薇娅等头部选手的财富效应带动下,又受到突发疫情影响,短视频和直播之风甚至席卷了传统产业。

主播多了、MCN多了,直接服务于他们的直播基地自然也会增多。据靖锋介绍,现在市面上的直播基地运营主体主要有两类:

第一类:流量平台自建。比如京东、淘宝、快手等在全国建有直播基地,其中又包括自建自营、委托第三方运营、合作运营等不同的方式。

第二类:MCN机构建设。由于MCN机构本身也希望延展链条,进而打造了直播基地,比如薇娅所在的谦寻公司。

除了这两类,有产业运营经验的园区、孵化器、联合办公、批发市场等也利用自身拥有的空间供应链试水运营直播基地。

直播基地的另一个动力引擎还在于政策的鼓励,据选址960不完全统计,2020年以来,包括广州、深圳、青岛、义乌、四川等超过10个省市和地区发布了相关政策,其中,「构建直播电商产业集聚区」是多地的发展目标之一。

以最先抛出「直播电商发展行动方案」的广州为例,其提出要打造全国知名的电商产业之都,包括到2022年构建1批直播电商产业集聚区。

直播基地暴增,到底靠什么赚钱?

图:10个省市和地区直播产业相关政策

广州花都提出,将扶持一批示范性强的直播电商基地,支持区内建筑面积1万平米以上的有条件的园区打造直播电商产业示范园区(基地),对经国家、省、市认定的直播电商产业园区(基地),最高分别给予运营方50万元、30万元、20万元的一次性奖励。

杭州余杭推出的「直播电商12条」最为重磅,直接给直播载体开出了真金白银的扶持:支持市场主体打造直播电商孵化载体,给予每年最高500万元补助奖励。

「从我观察看,MCN机构和有一定行业经验的文创机构做基地的效率要高一些,没有行业经验效率会差一些」,靖锋说。

造血

「美好创造直播基地」位于北京通州的一座文创园区,也是快手素造首个指定拍摄基地。基地上下两层,随处可见的涂鸦、卡座、沙发营造出浓浓的时尚气息,4000平米空间被分割成多种功能,开放和独立工作区、直播间、拍摄棚、化妆间、道具间、更衣室一应俱全,主播只需提前预约即可开麦。

在超级蜂巢国际网红孵化基地,几乎每天都有拍摄在此完成,该基地地处北CBD-定福庄国际传媒产业走廊,文创产业氛围浓厚。空间内不仅环绕着10多个独立直播间,还有蒸汽朋克展示空间、演播厅、拍摄间、舞蹈工作室、制作工坊、密室游戏室、装置库房等,据介绍,这里还是传媒大学的创新创业基地,也是全国首个5G全覆盖的直播基地。

为主播和MCN提供了绝对便利,投入不菲的直播基地如何自我造血?

实际上,肉眼可见的空间和设备并不是直播基地的全部,甚至是最不重要的。

家家直播、店店带货的「义乌北下朱」创造了「白天推三轮拉货、晚上开路虎出门」的网络段子,也创造了中国直播第一村的造福神话。复盘北下朱村的成功经验,货品极大丰富,物流极致便宜,以及主播、培训、制作全链条打通才是关键。与北下朱村类似的还有东北佟二堡电商产业园、临沂服饰产业带直播基地、镇平珠宝产业带直播基地等等。

「商家和企业为什么要入驻?他看中的是直播间的光鲜亮丽吗?绝对不是。」

珠澳好货创始人刘飞认为,直播基地至少为主播和MCN提供了三重价值,即空间、流量和供应链。另外特别重要的是,基地的集聚效应能帮助MCN放大议价能力。

「薇娅、李佳琦只是极少数,大部分主播都在腰部,面对强势品牌和强势资源,他们并没有足够的撬动能力」刘飞说,「但基地就能做到」。

刘飞举了个例子,7月9日直播基地请来抖音、头条内容营销负责人,吸引了各大商家坐满现场,政府人士也前来支持,「信息不对称、信息不下沉,大量商家太饥渴了导致会议结束之后大家仍不愿意离开」。

直播基地暴增,到底靠什么赚钱?

图:企业交流

通过持续「搞事情」,珠澳好货直播基地形成了平台、商家、MCN的互联互通。甚至基地此前举办的「斗门直播」还卖上了飞机,「有些大门,MCN靠单打独斗永远都敲不开」。

刘飞认为,直播基地并非「我招商你入驻」的「房东-租客」关系,而是相互成就的「共建关系」,基于此,直播基地的造血也有更广的空间。

据美好创造基地工作人员介绍,其收入来源除了场地租赁收益,作为快手素造的供应商,也承担短视频及信息流广告拍摄、直播代运营、课程培训等围绕直播短视频的一系列服务。

靖锋剖析了市场化直播基地的两大主要收入来源:第一部分是空间相关收入,包括直播间、办公室、设备实施租赁;第二个部分是服务相关收入,包括从货品、商家、流量中获取分佣等。始自西安,蒜泥目前已在全国7个城市落地运营园区16个管理面积超过60万平方米,其中包括2个以直播基地为核心的园区。

与此同时,蒜泥科技还投资孵化了自己MCN机构蒜泥互动。据介绍,蒜泥互动现在是阿里排名第4的综合MCN内容服务商,自有大咖红人超200人,通过直播带货与内容整合营销,服务了宝洁、LG、联想、 Swisse、施华洛世奇、雀巢等国内外超过600个商家。

另外据业内人士介绍,抖音、淘宝、快手等一些品牌直播基地会跟地方政府合作,可以获得政策支持甚至运营费用作为前期建设条件。

不能旁观,必须下场——这或许就是直播基地与传统文创园、联合办公逻辑不同的地方。

扩张

尽管北下朱村火出了圈,「南义乌、北临沂」等直播城市也盛名在外,但直播基地的专业化运作仍处于起步阶段。

「现在大家都在大上快上,一堆,但是形成品牌的、形成规模的,一个都没有」超级蜂巢项目负责人说。

美好创造直播基地工作人员介绍,从城市看,杭州、广州两地的直播产业链和直播生态更完善,直播基地的运作形式也比较多样。另外,山东三线城市临沂借助义乌小商品的区域转移和快手发展的东风,加上本地成熟的物流体系,也出现了顺和直播电商科技产业园等知名基地。

现在,有品牌、网络化、成体系的专业化直播基地正在胎动。

刘飞计划将直播基地开进更多城市空间,「不会简单复制珠海的形态,可能会更小更轻」。

在北京通州试水打样后,美好创造直播基地预计将在北京、重庆、宁波、厦门、珠海、惠州等数十个城市落地十余个基地。

不过,直播基地从「孤品」到可复制的「标准品」并不容易。

一方面不是所有地方适合直播;另一方面,一种直播不能适合所有地方。同时,这也考验基地投资运营方的地方资源和产业基因,因为绝大多数传统产业对直播极为陌生,如何进行市场教育很重要。

超级蜂巢项目负责人提出了「4个1」的直播基地选址标准:1个场所+1只基金+1所大专院校+1家龙头企业,他认为基于该模型的直播基地更容易成功。

靖锋则表示,直播基地应有一个大逻辑:要么跟主播更近,要么跟货物更近。随着直播场景的渗透和下沉,他颇为看好拥有特色文旅、特色商品的地方。

或许,直播基地在未来会成为一种空间新常态:有专业的服务运营、有丰富的业务模式、有完善的人才培训体系。

但在此之前,也必然会经历大浪淘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