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极分化是什么意思(谈谈老爷子所说的“两极分化)

seoxin 01-14 14:53 6次浏览

又快到春节了,在这个中华民族最重要的节日里,万家团圆,家人彼此诉说一年的酸甜苦辣以及想念。春节是辞旧迎新的节日,我们憧憬未来,也怀念过去。在这样的一个日子里,我又想起了我的一位四川老乡,一位老人,他的谆谆教诲“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依然激励着我们不断前进!

今天我想谈一谈,老人所说的“两极分化”。老爷子说只要出现了两极分化,我们就失败了。那么老爷子所说的这个“两极分化”,我们该怎么理解,它是指“贫富分化”吗?“两极分化”的内容肯定包含“贫富分化”,为什么这样说。因为“两极分化”后面紧跟着的是“共同富裕”,说明“两极分化”的内容是肯定包含“贫富分化”的。但“两极分化”的内容是否只包含了“贫富分化”呢?我不敢妄自猜测老人家的意思,那是对老人的不尊重,但我还是想试着分析一下。

老爷子是从那个风雨飘摇,民不聊生的旧社会走过来的。我想他是亲眼目睹过“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人间惨剧的。在旧社会,地主、资本家妻妾成群,佣人、随从环绕,锦衣玉食。普通老百姓却是食不果腹、衣不蔽体。这种场景毫无疑问是“两极分化”,在那样的社会,“两极分化”与“贫富分化”高度重合。这样的“两极分化”对于一个深深爱着自己的国家、深深爱着自己的人民的人来说,那是绝对不允许的。

为什么老人既担心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但同时又义无反顾的要推动改革呢?或许这就是他的伟大之处,丰富的斗争经历和人生阅历,让其对历史、社会发展进程的解读和掌控,达到了一般人无法达到的高度,他敏锐的感知到了,未来的世界或许与他所经历过的世界是有所不同的。有什么不同呢?老人是否能够全面而清晰的感知未来的所有呢?我不敢妄断,但老人家曾经说过“自己是农民的儿子”,可见老人既是一位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同时也是一位普通人。在当时那个普遍贫穷的年代,人们很难想象“两极分化”与“贫富分化”有什么不同,在他们心里或许二者就是等同的。但从我们如今的社会来看,二者似乎还是有着区别。

举个例子,我的资产是一百万,而马云的资产是一千亿。马云的资产是我的十万倍,这很明显,我与马云之间出现了贫富分化。但马云出门有小车,我同样有自己的小车,只不过小车品质差一些,价格也就几万块钱;马云有大房子住,我同样也有房子住,只不过小一些,八九十平米还是有的;马云顿顿能吃肉,我同样顿顿都能吃肉。那我究竟是贫穷还是富裕呢?我想就算是老爷子在世,他也会说你小子生活得很滋润嘛,肯定是富裕的。我真诚的感谢老人家的高瞻远瞩,我也认为有小车、有房产、天天可以吃肉的自己,无疑是富裕的。那么我是富裕的,马云不用说了,肯定也是富裕的,也就是说我和马云走向了“共同富裕”,这样一个社会主义的根本目的,也就是说“贫富分化”并不完全等同于“两极分化”,“贫富分化”其实也可以走向“共同富裕”。

“两极分化”与“贫富分化”是不是一点关系都没有呢?可以造成“两极分化”的原因可以是“财富不均”也可以是“权利不均”等等。但财富的聚集以及权利的聚集对于社会的发展都是有其必要性的,为什么这样说。聚集起一只十万人的军队,并由一位将军进行统领,在我们的意识中仿佛是司空见惯的,是集中力量的一种形式,没有什么好稀奇的。那一个集聚了亿万财富的企业家呢?他与一位将军有什么区别?从历史来看,一位将军可以是守土为民的英雄,也可以是一个祸国殃民的军阀。同样企业家也可以是社会创业、创新的动力,但同样也有可能是阻碍社会进步的桎梏。

我曾经这样比喻过“剥削”,“剥削”是一种病毒,而雇佣者则是感染了“剥削”这种病毒的一种“特殊细胞”,不管它愿不愿意,从他成为“雇佣者”那一刻起,他就已经感染了“剥削”这种病毒。企业家这种“特殊细胞”在免疫系统也就是我们的上层建筑的约束下,是不会发生变异的。它的作用是普通细胞的催化剂,我们每个普通人就是一个个的普通细胞,在“特殊细胞”的催化下,我们不断产生能量,这些能量既促进了特殊细胞的成长,也促进了社会整个机体的强壮。这一切的前提是我们的免疫系统必须一直处于正常状态,也就是说我们的上层建筑必须要不断的调整以约束“特殊细胞”,以防止其变异。

也许读过我的文章的朋友,会疑惑,你怎么一会儿又大谈“剥削”和“阶级斗争”,说要给资本家念“紧箍咒”,一会儿却又好像是在给他们唱赞歌。这其实并不矛盾,为什么要给他们念“紧箍咒”,是为了让他们永远不要骄傲自大,要让他们知道自己的成就是千千万万劳动者的汗水凝聚而成的。即使社会进入机器人时代,自然人不再从事相关劳动,他们也必须要得到社会的尊重,因为社会之所以能进入机器人时代,是以一代又一代劳动人民的血汗作为基础的,不是凭空出现的,他们的后代理应享受福利。为什么要给他们念“紧箍咒”,是为了让他们不安于现状,不能因为已经集聚起了巨额财富,就停步不前,要始终牢记自己的历史使命。为什么允许他们集聚财富,集聚力量,因为人民的需求是在不断变化和升级的,他们的使命就是通过人民赋予的力量,不断的开拓创新,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对美好生活的需要。不能满足人民需要的资本积聚者,妄图巩固既得利益,与人民利益做对抗的既得利益者,是我们不需要的,必须坚决通过改革祛除之。

当初我们为什么要搞国营企业改革,发展私有经济,就是因为我们意识到了不能通过压抑人民的需求来寻求发展,而应该通过采取能够满足人民千变万化的需求的经济模式,来增强人民的幸福感和获得感,也就是说改革的原因是为了满足人民的需求。如今我们同样面临着当初面临的问题,人民的需求不能得到很好满足。为什么这样说,当初人民的需求不能得到满足,是基本需求。如今人民对需求有了更高层次的要求,这也就是我们搞“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原因,企业必须要深入认识到转型升级的主要性,这是关系到他们存在必要性的,是关系到能否满足广大人民更高层次需求福祉的历史使命的。企业家只有不断向前,通过不断的创业、创新满足人民的需求以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只要一停下来就会听到“紧箍咒”,就有被淘汰的可能。

那么到底该怎么认识“两极分化”与“贫富分化”之间的关系?“贫富分化”不等于“两极分化”,但“贫富分化”极有可能成为“两极分化”。什么时候“贫富分化”为造成“两极分化”?当财富的集聚不能成为创业、创新的助推力,反而成为了某些人贪图享乐、安于现状的温床,甚至为了巩固既得利益,进而阻碍后来者的进步,那这样的贫富分化,就是违背我们“共同富裕”的根部目的的。也就是说阻碍了社会走上“共同富裕”道路的贫富分化,我们可以认为其是“两极分化”。而先富带后富最终走向“共同富裕”的这种暂时的为了集中力量创业、创新而造成的贫富分化,我们不能认为其是“两极分化”。

我们要做的,不是阻止富人变得更富,而是要阻止富人抛弃“先富带后富,最终走向共同富裕”的宗旨。“共同富裕”既是我们的目的,其实也是社会健康发展的动力,应该得到所有人的支持。

“发展依靠人民,发展的成果由人民共享”,发展怎样依靠人民?发展既要靠人民的劳动,同时也要靠人民的需求来带动,生产力就是在不断满足人民需求的过程中得到解放和发展的。 什么叫“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将社会生产协调到人们对美好生活的需要当中去,消灭一切阻碍人民对美好生活追求的桎梏,就是“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发展的成果为什么要由人民共享?就是为了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走向共同富裕。走向共同富裕的原因是因为两极分化会造成需求的不振,需求不振影响生产力的发展,进而造成恶性循环,这是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的。

说了这么多,要表达的中心意思:“集中力量”是社会发展必不可少的,它不必然导致“两极分化”,我们要做的就是避免这种“集中力量”走向“两极分化”。为什么要集中,集中是为了把蛋糕做大,蛋糕做大并不是最终目的,最终目的是要把蛋糕分好。所以集中的目的其实是为了分散,如果集中阻碍了社会的活力,阻碍了社会走向共同富裕,那么就可以说这种集中走向了“两极分化”。这种集中虽然暂时表现为安全,但并不代表会一直安全下去,只有集中与分散辩证统一,才是正确的道路。

  • 暂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