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边缘暴利生意有哪些(收割穷人的血汗钱)

seoxin 11-23 16:19 6次浏览

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简言之,君子爱财要取之有道。这是社会对淘金者提出的基本要求,希望其获取财富的手段和途径是不违背法律和道德底线的。

但也有人戏谑,世界上最赚钱的办法都记录在刑法里。在巨大利益的驱动下,有人会以生命为代价换取财富。而现实中更多的还是慑于法律但舍弃道德的“聪明人”,他们放弃传统意义上的买卖逻辑,对攫取财富的目标市场进行降维“开发”。

在看似无利可图的小县城赚得盆满钵满,这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财富秘诀”,哪些群体又会成为他们收割的对象?归根究底,县城赚钱的暴利生意背后,是收割穷人的血汗钱。

选择小县城

不管传统的线下商业模式,还是当前依靠互联网开展的线上经营模式,“流量”是绕不开的话题,只有在流量的保证下,赚钱才会变得可能。

单从人口基数而言,大城市产生巨大财富的可能性远胜于小县城。但偏就有人在不起眼的小县城获取了出人意料的巨额利益。那么,小县城到底有怎样的独特优势,让一些另辟蹊径的生意人“成功逆袭”呢?

在人口体量上,县城毫无优势,留不住年轻人的县城人口数量仍在逐年下降,对于需要人流量带动销量的模式来说,县城劣势明显。

而且从大部分县城的情况来看,县城及其所辖农村地区常驻人口主要以老幼两个年龄段的留守人口为主,这两个群体的购买欲望和能力都处于相对低位。相比较而言,县城并不是一个适合掘金的市场。

劣势能被加以利用,就会变成得天独厚的“商业优势”。县城竞争小,商家有更大的主动权。大多数把目光投向城市,留给县城的反而是一个竞争和生存压力都相对较小的商业环境。

因为缺乏竞争,很容易形成卖方市场,商家有了更大话语权和主动权,对于消费者而言,可供地选择少了,处于相对被动地位。如此,商家为了获取更大的利润,不管是服务还是商品都更可能出现价高质低的情况。

消费者爱好低价的心理更易迎合。大部分县城经济发展水平不高,相应的,整体的收入和消费水平较低。这就导致,大多数人群在消费时只把价格作为唯一的标准,一些商家非常灵活地利用了这种心理。

入门做法,比如2元店、10元店的兴起,就是迎合了人们对低价日用品的心理需求。高阶做法,如县城中较为常见的量贩式服装超市,典型的在装潢讲究的店铺里出售地摊货。

县城赚钱的暴利生意背后,收割穷人的血汗钱

在人们惯常的思维中,精良的装修往往和高昂的定价划等号,因此当这些装修讲究的店铺出售的商品也仅仅只稍高于平均水平时,人们自然会被“便宜”的价格吸引。

县城更有“人情味”。俗话有云,“天高皇帝远”,在远离政治权利中心的区域,受到的监管强度相对较弱。加之县城人口缺乏流动性,较对固定,更容易形成人情社会。于一些人而言,比起事事都要“照章办”的城市,县城在这一方面更有“人情味”。

暴利的行业

在一些别有用心者眼里,县城是他们的财富之地,在这里可以枉顾道德约束,甚至可以在法律边缘一步步试探。

之所以有些人能在小小县城赚取暴利,跟他们所从事的“非常行业”和采取的“非常手段”有关,这些非常规操作收割的则是穷人的血汗钱。

小县城及农村地区一度沦为山寨商品的倾销地。逢年过节,县城、小镇和农村的集市,山寨商品的零售和批发早就无所顾忌了,“小白兔”奶糖、“康帅傅”方便面……从食品到日用品,这些“傍名牌”的山寨品被光明正大地出售。

这类山寨品的消费人群主要是老年人。在电视广告的熏陶下,一些老年人对品牌有了一定的认知,但大都停留在似懂非懂的程度,基本无法区分市面上的正品和山寨品。加上三无产品的山寨商品在价格上很亲民,更易激起老年人的购买欲望。

可不曾想,勤俭惯了的老年人竟成为不良商家收割的对象。山寨品犹如小儿科,获取的利润也只能算是蚊子血。真正的巨大财富则隐藏在“免费鸡蛋”背后的保健品销售套路中。

清晨,老头老太太非常整齐地排着队,他们脸上洋溢着无限的欢乐,旁边竖着的牌子上写着“免费领鸡蛋 先到先得”几个大字。这样的场景即便没亲眼见过,也一定略有耳闻。

从免费的鸡蛋到免费的讲座再到免费的短途旅行,商家的目的只有一个,推销昂贵的保健品。曾经,这样的手段在消费能力较高的城市应用,但现在已经向县城和农村渗透。

县城赚钱的暴利生意背后,收割穷人的血汗钱

比较之下,县城的中老年人更容易成为收割对象,认知水平较低,缺乏基本辨别能力和防范意识,使他们更容易被说服和影响,当对健康的渴望被无限放大,盲目地去购买那些价格高昂的保健品则成为必然。

这些保健品之所以存在巨大的利润空间,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们几乎都是产自小作坊的三无产品,生产成本低廉,并不具备任何保健和治疗的效果,但售卖者经过非常手段的“宣传”,就赋予有了它们卖出高价的价值。

所谓的暴利行业,往往游走在法律边缘。从山寨品倾销到三无保健品诈骗,再到低价游的骗局,无一做的不是“挂羊头卖狗肉”的生意,打着监管的擦边球,窃取人们的血汗钱,肥了无良商家的腰包。

县城赚钱的暴利生意背后,收割穷人的血汗钱

守住血汗钱

一些套路之所以在城市玩不转了,还能在县城行得通,关键在于信息不对称。县城相对闭塞,接受信息存在时间差, “有心人”便抓住并利用了这一点,把城市玩剩下的又在县城“故技重施”。

县城该如何避免这样的尴尬处境?消费者又如何守住自己的血汗钱?利用媒体的曝光加速信息的传播,压缩时间差。

于普通消费者,媒体的曝光就是一堂堂生动的消费防骗课,随着辨识力的形成和提升,进而具备一定的自我保护能力。于监管者,媒体的曝光是对监管行为效果的监督,迫使监管者加快对非法行为的反应速度。

县城赚钱的暴利生意背后,收割穷人的血汗钱

还有来自家人的力量也应该被重视。大打感情牌是保健品骗局中惯用的套路,这对一些独居的老人十分奏效,销售者如亲人一样,对老人嘘寒问暖、关怀备至,在这样的感情攻势下,老年人的心理设防很快被突破。

留守在县城大多是老年人,与在城市里打拼的子女聚少离多,感情上的空虚容易让有心人钻空子。子女在给予老人物质保证之外,更要重视与老人的情感交流。

相信在多方的努力下,县城将不再是暴利行业的沃土,也不再是非法套路的窝藏地,这里的消费人群更不会被无情收割。

  • 暂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