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卖衣服怎么做(直播卖衣服的操作详解)

seoxin 06-08 11:37 9次浏览

晚上六点之后,大观国贸这个商场的服装店先后结束一天的生意,广播也在一遍遍播着“营业结束、感谢光临”。

灯光一个个暗下来,商场的客梯也开始暂停服务。

但,有些店铺开始真正热闹起来:直播时间到了。

安然就是这栋大楼众多带货主播中的一个。

安然今年25岁,毕业后的她选择做服装生意,生意最好的时候,安然在火车站商圈开了4家档口。

改变发生在最近这三年。她先是有了宝宝,后又把服装档口全部关闭,成了一名带货主播。

那是在2018年的秋天,也是直播带货成为风口的时候。“跟开实体店不一样,干直播,更需要运气。”安然这样形容。

显然,她是幸运的,30多万粉丝,直播带货最好的时候,四小时卖出去了3万件左右的冬装。

“宝宝们,这件衣服我们原来都是卖69的,现在,20!”时值清仓,店里的衣服以低到难以想象的价格被挂在了购买链接上。

这句话刚落,安然背后的直播团队在几秒钟内迅速将商品改价、上架,然后,衣服秒没。

也有配合不利的时候,这时候安然会在镜头面前直接发脾气,但没有粉丝会介意,嬉笑怒骂,毫不掩饰,这份真实让她和粉丝更亲近。

厉害!郑州25岁宝妈直播带货,4小时卖出3万件左右冬装

与其说安然是在镜头前“说话”,不如说她更像是在“吼”话:为了让粉丝听清、为了带动氛围。“做直播以前我的嗓子也很甜美。”安然回想,但现在沙哑是常态。

直播一般是从晚上8点开始,结束通常是到凌晨一两点之后了。这个时候街上几乎没什么吃的,海底捞和巴奴,成了她吃得最频繁的夜宵。

一觉睡到下午三四点钟。起床吃完“早”餐之后,她会赶到仓库,看看打包发货情况、跟团队沟通晚上上架的商品、试衣服、做功课,为晚上的直播做准备。

直播开始前的几分钟,她会简单补妆,然后用蓝色的胶带,把左上臂的纹身遮住——这是她和爱人领证时纹的。这是种浪漫,但在平台规则面前,有些真实也要收起来。

如果要向颜值收税,安然一定是缴税很高的那一拨人。她的性格也跟主播身份契合:开朗、爱笑,对任何人说话都很亲切。“第一次站到镜头前开播,就没啥心理障碍。”

但也有让她“炸毛”的时候。有顾客从这里买了衣服,一周之后发现他们在以促销价售出,开始提出无理要求,甚至扬言要来郑州伤害他们。

除了睡觉时间,安然和丈夫俩人都是围着工作转,不满三岁的女儿只能让爷爷奶奶照看。“我回家的时候她睡了,她醒来的时候我睡了,我醒来的时候她可能又午睡了,细算起来,跟女儿正经相处的时间一天可能就十几分钟。”

厉害!郑州25岁宝妈直播带货,4小时卖出3万件左右冬装

“你不是妈妈。”女儿曾对安然说了一句这样的话。那是在安然直播的成长期,时间被占用得更满。奶奶有时候会让小朋友看看直播里的安然,小朋友会拒绝,“妈妈有29米(直播中说多少钱叫多少米)了。”

在过了最忙的阶段后,安然回到家只要不是特别累,都会把女儿抱回身边睡。第二天一早,虽然会被小朋友扒拉着眼皮儿叫醒,困也开心。尤其是女儿会跟别人说“我妈妈超厉害”的时候。

“业余生活很少,我放松自己的方式就是吃饭、唱歌。并且,有时候要是不直播,看着别的同行都那么上进,我会怪自己今天为什么要偷懒。”直播让安然的事业和她本人接触了更高的圈层,但她的危机感也一直都在,“如果有休息的时间,我会不停地刷别人的直播。”她说这是自己的“职业病”。

“一日三餐基本都不在家吃。”所以,今年过年,安然想在家里跟婆婆一起,做一桌热热闹闹的年夜饭,过一个有正常生物钟的假期。

  • 暂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