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小猪打车怎么样 (滴滴解密花小猪)

seoxin 04-08 8:51 38次浏览

花小猪,一个今年三月开始试运营、七月起用烧钱补贴进入大众视野的网约车平台,其与滴滴的关系始终是外界关注的焦点。早些时候已经有媒体根据工商信息推测花小猪是由滴滴孵化的新项目,但当时双方团队都对此缄口不言。

7月22日,花小猪打车在其官方微博账号确认了自己是滴滴推出的新品牌,但外界对花小猪的好奇和关注仍未停止。人们普遍不太理解,为什么已经在网约车领域稳坐江山的滴滴还要搞出一个竞争对手跟自己“打擂”。

10月30日,滴滴正式用官方发布会的形式,对外“解密”了花小猪。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在当天的花小猪开放日上,滴滴出行总裁柳青开场就笑称自己来为花小猪“站台”,并从滴滴的角度介绍了创立花小猪平台的两点初衷:一是为了满足年轻用户、价格敏感型用户的出行需求;其二,从企业自身来讲,创立新品牌能够激活这个成立已有八年的公司,为团队注入新的活力。

目前经过了八个月的发展,花小猪已经体现出一些特点和风格。据花小猪统计,其乘车价格平均比滴滴便宜10%到15%;在用户画像方面,花小猪60%的用户都在30岁以下。从这两方面来看,花小猪确实在面向自己的目标群体发力。

与主平台滴滴相比,花小猪在细节上确实有了不小的变化。最突出的不同在于,花小猪采用一口价模式,在出发前便已经根据路程、路况等信息估算出确定的乘车价格,即使路上遇到拥堵等情况也不会对其做出调整。据花小猪CTO曹乐的介绍,这种设计的初衷在于让乘客安心乘车,在早晚高峰塞车的时候无需因为计价器上不断跳动的金额而焦虑。

滴滴“解密”花小猪

与采用传统出租车实时计价模式的滴滴相比,花小猪这种依托于算法的创新确实更加“互联网化”。但也有一些问题随之而来,比如乘客若要临时修改目的地需要与司机商议,增添了不便。同时,令司机不满的是,一旦遇上意外拥堵,一口价车费无法覆盖其额外付出的时间成本。

第二点不同则在于,在行程开始前,花小猪要求司机验证乘客后四位手机号码。这也是出于对滴滴实践经验的总结,意在确保乘客与司机的匹配,同时,如果是实时计价模式,还可以避免司机提前开启计费功能。

另外,花小猪平台理论上要求乘客在下车前支付车费。这一点很好理解,因为花小猪没有像滴滴那样开启微信钱包或支付宝的免密支付功能,为了确保车费能够及时到账,平台做出了这一要求。但是据品玩记者多次乘坐花小猪的经历来看,司机们并未主动提及车内付款一事,而习惯了免密支付的记者确实曾有忘记付款的时候。在这一方面似乎还有调整改进的空间。

可以看出,花小猪在尝试许多细节上的创新,不过也导致使用体验比滴滴稍显复杂。

不过从更为宏观的角度来看,花小猪与滴滴也有很多共通之处。

就在不久前,滴滴出行宣布花小猪总经理孙枢获任网约车平台公司执行总裁,向滴滴网约车CEO付强汇报。外界普遍认为这项人事变动是为了强化花小猪和滴滴的协同效应,避免竞争内耗。

滴滴“解密”花小猪

孙枢毕业于剑桥大学,曾是Uber最早的北京城市经理,2015年以后加入滴滴,参与了滴滴网约车业务的初创工作,用柳青的话说是“滴滴培养起来的最核心的干部”。

据孙枢介绍,从司机的准入规则到安全保障、事件响应,花小猪全部复用滴滴的安全体系。虽然滴滴因为过去的安全事件而受到监管和指责,但它确实从这些事件中吸取了教训,完善了自身的安全管理体系。花小猪作为一个新生的平台,在这方面很难将它超越,因此出于节约成本和提高效率的考量,让花小猪与滴滴共用安全体系似乎不难理解。

网约车平台的另一个重要基础就是司机池。目前花小猪只接收已在滴滴平台注册过的司机,并且暂时没有纳新的计划。与安全体系相似,滴滴经过多年的摸索逐渐发展出一套成熟的司机准入审核标准,并且已经积累了一定程度的司机资源,在这方面花小猪无需从零开始。

花小猪的挑战

“花小猪和滴滴在顶层上是打通的,但内部其实有很多各自发展的自由度”,花小猪CTO曹乐这样总结花小猪和滴滴的关系。你可以把花小猪理解为滴滴的新试验田,因为滴滴的模式已经相对固化,公司希望能够在花小猪身上探索新的可能性。

从组织架构和团队配置两方面来看,花小猪无疑获得了滴滴足够多的重视,但这个新生的品牌要想真的打开局面,还需要克服运力、监管等方面的局限。

虽然理论上花小猪背靠滴滴既能获得宝贵资源又能发挥创新能力,但是在实践中仍有着不小的局限性,尤其是两者间的乘客和司机都存在重合的问题。

最为明显的一点在于运力的缺乏限制了花小猪的扩张。据用户反映,在早晚高峰时段和远离主干道的地点叫车困难,尽管平台推出了“等车红包”等补偿措施,但治标不治本,运力仍是拦在花小猪发展道路上的最大的绊脚石。前文已经提到过,花小猪只对通过滴滴注册的司机开放,也就是说,花小猪和滴滴主平台之间共用同一个司机池,必然会存在一方运力上升,另一方运力随之下降的现象。

孙枢对此的回应是,司机对于滴滴和花小猪的选择并不是一次性的,他们可以灵活地在两个平台间跳转,例如高峰时段从滴滴上接单,闲时转向花小猪。同时,由于花小猪平台给予司机更多的选择余地,当司机对订单的行程或时间有偏好的时候,花小猪更适合他们。

这也衍生出花小猪在司机侧的定位,即补充收入的平台,“让合适的订单找到合适的司机”。

话虽如此,运力方面的硬伤却依然没有被完全解决。但孙枢已经明确表示,出于司机准入审核、保障乘客安全方面的考虑,花小猪没有向外界扩大司机池的计划。

此外,花小猪此前曾因不具备网约车运营资质被天津、青岛、深圳等多个城市的相关部门叫停、约谈,对此,平台方面的回应是,他们认为花小猪在滴滴旗下运营,可以复用滴滴的运营资质,因而在落地各个城市时忽略了这个问题,以后会加快合规进程,同时保证与相关部门的有效沟通。

在当天活动的最开始,柳青曾提到过,目前滴滴出行的渗透率在3%左右。但显然,滴滴的野心远超过这个数字,花小猪有着更精细的目标群体划分,丰富了滴滴的产品矩阵,显然在整个公司的战略规划中有着重要的地位,但花小猪能发展到什么程度,还得看它如何突破现有的束缚,为滴滴带来真正意义上的创新。

  • 暂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