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公司排行榜前十名介绍(前十名净利润占56家机构总利润的近50%)

seoxin 05-05 8:36 5次浏览

2021年信托机构业绩揭榜。截至2022年1月16日,68家信托机构中共有56家信托公司通过银行间同业拆借市场披露了未经审计的2021年度财务报表。

根据百瑞信托数据梳理发现,目前披露的56家信托机构中,前十大信托机构营业收入均超过30亿元。其中,平安信托、中信信托、重庆信托、华能贵诚信托、光大兴陇信托分别位列前五位,营业收入均超过60亿元。

从净利润角度,华能贵诚信托、中信信托、华润信托、平安信托、五矿信托分别以37.88亿元、35.01亿元、33.16亿元、28.28亿元、23.61亿元的净利润位列行业前五。另外,重庆信托、建信信托及江苏信托的净利润均也超20亿元。

截至目前,12家未披露财务报表的信托公司情况如下:安信信托、陕国投、山东信托3家上市公司豁免披露;大业信托、浙金信托非银行间交易会员无披露义务;华信信托、吉林信托、民生信托、四川信托公告延期披露;东莞信托、新华信托、新时代信托暂未披露。

对于头部信托机构业绩情况,一位行业人士向记者表示,尽管行业转型压力较大,2021年头部信托机构仍然取得较好的业绩表现。这与头部信托在探索家族信托、资产证券化、以及转型标品方面积极发力有很大的关系。同时,传统的融资类业务未来仍然在持续收缩,因此转型快的机构会更早适应当下的行业发展趋势。

前十名信托净利占56家机构总净利近50%

此外,记者统计发现,在头部信托机构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取得不错成绩的情况下,2021年信托行业的业绩分化仍然在加剧。

根据统计,目前披露2021年业绩的56家信托机构中,排名前十的信托机构营业收入之和占56家机构营业收入总额的比例为50.15%。而记者统计2020年排名前十信托机构营业收入总额占行业总营业收入约46%,2019年这一数据仅为41%。

此外,2021年,排名前十信托机构净利润之和占56家机构净利润总额比例为48.15%。记者统计2020年前十信托机构净利润占之和占行业总净利润约54%,2019年这一数据仅为48%。

另外,根据百瑞信托统计,统一以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利息净收入为口径,2021年56家信托公司营业收入的平均数为24.50亿元,较2020年增长4.93%。如果不包括合并口径的样本,2021年信托公司营业收入的平均数为18.38亿元,较2020年增长4.88%。根据中国信托业协会发布的统计数据,截至2021年第三季度,信托公司经营收入同比增长3.69%。

尽管已经披露的56家信托机构平均营业收入表现不错,然而,根据统计,2021年56家信托公司营业收入的中位数为15.26亿元,大幅低于平均数,且较2020年下降5.26%。2021年,不包括合并口径的样本中位数为14.53亿元,较2020年下降3.27%。

同时,对比营业收入的平均数与中位数来看,2021年信托公司营业收入平均数的增长,主要仍是行业头部的信托公司拉动,但行业整体的营业收入中枢有所下降。

具体到各家信托公司的情况来看,2021年有9家信托公司营业收入在35亿元之上,数量与2020年持平,反映了行业头部信托公司依然有较强的创收能力。然而,营业收入分布于20亿-35亿元区间的信托公司数量在2021年减少了4家;营业收入在5亿元以下的信托公司数量在2021年减少了3家,反映了部分位于行业尾部的信托公司创收能力已有所提升。

对于行业的分化,百瑞信托研报表示,总体来看,信托公司2021年营业收入的发展特征表现为,行业头部公司依然比较稳固,行业尾部信托公司有所改善,但处于行业中游的信托公司营业收入增长乏力,这与营业收入中位数下降的趋势相符。

同时,百瑞信托研报称,信托公司经营业绩的分化局面仍在持续。处于行业头部的信托公司发展态势良好,其较好的经营业绩对行业整体有明显的拉动,体现为营业收入、净利润、净资产的中位数均明显低于平均数。2021年,信托公司营业收入的中位数较2020年有所下降,净利润在较高和较低两头区间的分布都有所增加,ROE也有所下降,这些指标依然反映了信托公司在推动业务转型过程中面临的经营压力。

严监管态势持续

2021年,信托行业严监管态势持续。在继续压降融资类信托规模、房地产信托业务额度管控的大背景下,大部分信托公司依然面临严峻的业务转型压力。

记者注意到,目前披露的56家信托机构2021年未经审计业绩数据,长城新盛信托、中海信托的净流润为负值,此外,中泰信托、雪松信托、渤海信托、山西信托、华宸信托净利润均低于1亿元;

此外,从净利润角度,华宸信托、长城新盛信托、中泰信托、山西信托营业收入分别为0.4亿元、1.2亿元、1.78亿元、2.05亿元。

记者注意到,例如山西信托2021年曾多次公开披露信托产品发生逾期。严监管态势下,信托机构面临的转型压力也非常大。

此外,关于监管要求,近日记者也从行业人士处了解,2022年监管对于融资类信托业务规模仍然坚持压降的要求,并未出现松动。此前,2021年11月份银保监会就向各地方银保监局下发《关于进一步推进信托公司“两项业务”压降有关事项的通知》,要求进一步推进信托公司通道业务和融资业务压降工作。

通知要求:各信托公司应严格执行年初制定的融资类信托业务压降计划,确保完成信托部下达的任务。新增融资业务应依法合规,穿透识别底层资产,不得“假投资、实融资”,以投资为名行融资之实,规避额度管控。

展望2022年,百瑞信托研报表示,信托公司依然面临业务转型的压力。一方面,部分信托公司业务转型进展顺利,已在经营业绩中有所体现;另一方面,部分信托公司业务转型较慢,在未来的市场竞争中或将持续面临被动局面。信托公司应结合自身资源禀赋优势,积极探索业务转型方向,争取实现业务发展与经营业绩的良性循环。

关于信托严监管的持续影响,中信证券认为,从短期看,随着集合资金信托、融资类信托的持续压降,投资类业务逐渐占据主流将是大势所趋,而投资类信托规模稳步上升的态势,或将一定程度上对冲通道类业务压降的冲击。

从长期看,中信证券称,从信托行业整体发展来看,在持续收紧的监管政策以及外部不确定性或将加剧的环境下,信托公司的转型发展正进入到一个相对关键的时期,这个时期主要的业务调整方向或有以下三个:其一,积极开展证券投资信托业务,向投资类信托转型,并回归“受人之托、代人理财”的受托人定位,更好地回应监管导向与市场需求,逐步解决融资类业务潜在的“刚性兑付”问题。其二,大力发展资产证券化,提高业务价值,并有效盘活存量资产、降低融资成本、拉长融资期限,从而在经济内循环中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其三,拓展财富管理业务,加快从“以产品为中心”向“以客户为中心”的转变,借助其牌照上的优势与完善的产品矩阵,优化资产配置并强化投研能力,实现收益回报率的不断提升。展望未来,信托公司或可在家族信托、慈善信托、年金等领域寻求特色化发展,亦或在养老信托、绿色信托、REITs、遗嘱信托等领域获得新突破。

  • 暂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