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论适合什么人读(读后感及观点详解)

seoxin 11-25 9:27 7次浏览

读《资本论》是一个非常辛苦,而且非常艰巨的一个工作。从《资本论》发表一直到现在,有无数的思想家在解读此书。

其实,读《资本论》有读书方面的技巧,我通常把阅读的行为概括为“设身处地”。你如果想读好一本书,读懂一本书。你必须充分地理解作者,甚至要变成作者,这是“设身”;“处地”就是你必须回到作者写作的环境中去。读《资本论》难度也在于“设身处地”,因为你要想读懂《资本论》,你就必须深刻地理解马克思,你就必须回到1850年前后,那个时候的英国和欧洲。你只有了解了那个时候马克思眼中所看到的社会现象,你才能进行归纳、总结,才可能有一个完整的概括。多数人在接触《资本论》的时候是非常困难的。因为《资本论》上的大部分术语跟我们的生活相去甚远、不匹配。所以在领悟《资本论》的时候,需要对其中的一些概念和逻辑进行简化,将其变成白话才可以读懂。那么我们怎样来理解马克思呢?

一般人都会认为马克思是个无神论者,马克思本人也认为他是个无神论者。但是,当我们看到马克思的出生,我们可能会被马克思的出身深深地震撼。因为马克思的家族中,父系这一支一直是从事与宗教事务,主要是犹太教事务相关的职业。他的父系族谱,从1723年,也就是差不多马克思出生前100年,一直到马克思出生,他的父系一直担任普鲁士王国莱茵省下面的一个特略尔镇的拉比。“拉比”是什么呢?拉比,用中文理解就是“教师”、“圣人”或者是“传教者”、“仲裁者”。拉比是社会地位很高的人,在犹太教中是社会地位非常高的职务。因为他们通常是精通《塔纳赫》、《塔本德》经书的人,他们非常有学问,非常有道德修养,深获民众爱戴。有意思的是,马克思的父亲没有继承拉比,他后来做了律师。而且特别特别重要的是:他的父亲后来改了个名字,叫海音里希。这是非常常用的德国称呼,不再叫犹太教的名字,原来犹太教的名字叫赫希尔,他放弃犹太教皈依了基督教新教的信义宗。这件事情非常重要,大家有空都去翻阅一下基督教新教,特别是信义宗。在西方,基督教分为几个大的部分。信义宗是其中最大的一部分。在英国的那个叫圣公宗,还有一个教派叫什么,一下子想不起来。还有一个教派,是瑞士人创立的。当时在欧洲,基督教新教兴起之后,信义宗教是最接地气的,最贴近老百姓的,也是构成欧洲整个思想解放运动的起点,也是打破东罗马帝国沿袭下来的政教合一的状态。这开启了欧洲的文艺复兴,以至于开启了后来的工业革命。在我看来,虽然马克思背叛了他的阶级,背叛了他的家庭,甚至在某种意义上也背叛了他的宗教背景。虽然如此,我仍然深深的感觉到马克思身上一种很深沉的拉比气质,他更像是一个传道者、布道者,而且他也是不折不扣的殉道者。他是一个伟大的拉比,而且基督教新教信义宗那些基本的理念,最后在马克思的笔下,融入了共产党宣言,也融入了《资本论》。信义宗好的理念,也成为共产主义者所坚守的一些重要原则。在理解马克思的时候,必须理解马克思出身的家庭和他所接受的基础教育及他成长的环境和过程。马克思本人是受信义宗的洗礼,在1824年8月他接受了信义宗的洗礼,最终马克思成为了革命者。但是任何一个人都带着很复杂的遗传的因素,不管是精神上的,还是肉体上的因素,在理解了马克思的出身家庭和教育背景之后,非常重要的一点,马克思所处的那个时代,那个时间、那个空间的状态。

其中最重要的是在1849年到马克思去世这段时间,他大概花了将近三十多年,生活在伦敦,生活在当时资本主义最为发达的伦敦。在伦敦生活期间,马克思的生活状况身体状况都不算太好,经济上非常窘迫,甚至处于饥寒交迫的困境,需要恩格斯和其他同志在经济上给予接济。另外他的工作时间长度是非常恐怖的,马克思经常每天工作在16个小时。我想那时候他的心情也很难说会好,因为他要徘徊在当铺和大英博物馆之间,而且即便是在书桌前面写作,他也是经常在进行着非常激烈的论战,所以我想作为一个革命者的马克思,作为传道者的马克思,作为布道者的马克思,他之所以写下《资本论》以及一系列的著作,那里面跟他所看到的,跟他所信仰的,跟他所关注的问题,是有着很深层次的联系的。

在香港也有《资本论》的学习小组,也有研讨会,我参加过。在当时有朋友提出的问题是:马克思为什么写的不是资本主义论?马克思为什么写的不是社会主义论?马克思为什么写的不是资产阶级论?马克思为什么写的不是无产阶级论?他为什么写《资本论》?

《资本论》要说什么呢,一个人花近二十年甚至是更长的时间去写一本书,这本书一直到他去世都没有完成,他要说什么呢,他想说什么呢,他要解决什么问题呢?所以在了解了马克思的出身,马克思的状态,了解了他所处的时代之后,我们可以进一步来探讨《资本论》到底要解决什么问题,他解决了吗,这些问题后来变成什么样了呢,马克思未能解决的问题,他的后人是怎样研读、探讨和提供怎么样的解决方案的呢,这确实是非常有趣的事情,因为读《资本论》的过程不像一般意义上的旅行。在某种意义上,是危机四伏的探险,会让你看到很多很多意想不到的东西。要知道马克思是被迫离开德国、比利时、法国,要知道马克思、恩格斯离开欧洲大陆前往英国是逃避政治迫害。欧洲的大革命失败了,失败了之后他们要出走,出走之后他们首先想到的问题是什么呢?是希望对已经在欧洲大陆上出现的那些运动和革命进行必要的总结,提出一整套对资本主义的看法和逻辑,同时为无产阶级规划出一条未来可以行走的出路和道路,所以他们决定开始下功夫对整个资本主义的产生、发展和结束的过程,整个的全过程或者叫资本主义的发展规律进行总结。在这个总结的过程中,为无产阶级未来如何与资产阶级斗争,或者是如何争得劳动者的权益,提供强有力的思想武器。

马克思受过很好的哲学教育,又有良好的数学基础,抽象和归纳的能力非常强,所以马克思牢牢抓住资本主义最核心的问题:资本。他由资本入手,逐步打开资本主义发展的全部规律。

我曾在大学的时候开始精读《资本论》,其实想读懂《资本论》,既难也不难,难点在于不能设身处地,当你不了解马克思的状况,不了解马克思所处的时间和空间,他的那个时代的特点。你只是单纯在字面上去接触《资本论》。看到生息资本,看到商业资本等一系列复杂概念的时候,其实你很难对它做出一个清晰的理解。就像有人非常详细的描绘梨子,但你必须尝它,他的描绘再完美,仍然不是你的味觉器官提供给你的完整的印象。《资本论》就有这样的问题,读大学的时候其实应该说对每个步骤都看懂了,甚至每一个公式都搞清楚了。但懂《资本论》吗?不懂。后来慢慢更多地了解了马克思,开始了解英国历史,了解工业化过程,甚至毕业后有条件出国,到资本主义国家去看、去体会,去了解资本,回头再来看《资本论》,才又有所感悟。另外,《资本论》是一本百科全书式的书。它里面确实非常有趣,因为它涉及的问题远远不止经济学。它涉及到了伦理,涉及到了法律,涉及到了政治,也涉及到了经济等各个方面。

马克思写《资本论》的时间正好是十九世纪中叶的英国以及欧洲。对英国要有一个基本的了解,在1688年光荣革命推翻了封建统治之后,1689年,就是光荣革命的第二年,英国推出了《权利法》,也就是君主立宪的体制完成了,然后他们迅速展开工业革命,在短短的100年左右时间,大英帝国已经成为绝对意义上的世界第一强权,也就是日不落帝国。它拥有了地球上四分之一的土地和四分之一的人口,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帝国,而且是前无古人的伟大帝国。这样一个帝国,它在内部的政治和经济制度建设上具有时代的先进性,甚至可以用“文明”两个字来概述。要知道最早废除贩卖奴隶制度的是大英帝国的法律,最早终结奴隶制度的也是这个大英帝国的法律;出台谷物法、航海条例的仍然是大英帝国。甚至可以这样讲,是英国缔造了现代资本主义的政治。也可以这样讲,现代资本主义文明的基础是由英国奠定的,它提供了整个制度建设的法律基础。一系列的法律,包括废除奴隶的法律、谷物法和航海条例,这些对工业化具有极端重要意义的法律,全部是由大英帝国做完的。也就是说,你了解资本主义的制度建设的过程,在大英帝国是最完整的。虽然,那个时候西欧的资本主义发展速度也很快,甚至像法国、意大利、西班牙,他们都陆续完成了工业化,但就制度的整体性和先进性而言,英国是无与伦比的。而与此同时,像德意志,像俄罗斯还处在工业化的初期,或者是封建社会的末期,它们还不像大英帝国这样具有制度的先进性。马克思在这个地方考察资本主义,确实有他了不起的地方。他前瞻的问题,基本上是前后200年这样一个跨度,这样一个涵盖,站在一个非常高的高度上。

很多人读《资本论》可能会带着一种色彩,红色的色彩,或者是其他颜色的色彩。马克思的哲学修养非常深厚,他深受黑格尔影响,马克思本人是历史唯物主义者,也是辩证唯物主义者,因此他对一些概念,比如像资本,他并未表达对某一个概念的阶级属性的那种厌恶或者是喜爱,没有的。在某种意义上,马克思对资本和资本主义是给予高度评价的,因为它是历史进步的一个部分,任何社会都会存在着它固有的问题和现象,任何社会都会不断地发展,吐故纳新。资本主义也是这样,《资本论》透过资本发现资本主义内在的问题,当时马克思认为这个问题是资本主义自身所无法调试和解决的,所以他会引来一系列针对资本主义的革命。但有些事情,人类发展的过程是很奇特、很微妙的。它不是单线的,所以今天我们在讲课的时候,我们为什么要分两条线。在讨论《资本论》的时候,我们要讨论《资本论》或马克思主义在东线或西线的发展,就是这个意思。

《资本论》核心讨论的问题是价值论,所以资本论在某种意义上可以把它理解成为价值论,或者是劳动价值观。实际上马克思揭示了资本最本质的东西:资本利得。资本利得的源泉是来自于劳动者的劳动剩余,我们把它归纳为剩余价值。《资本论》要说的最主要的部分,就是这一块。这一部分的表述实际上在某种意义上是具有伦理学含义,它彻底粉碎了一系列的资产阶级经济学家,包括他们所表述的意义,因为他们不承认是劳动创造价值,他们始终认为,资本本身就可以创造价值。《资本论》用非常科学的方法来揭示了价值论中最核心的部分,实际上是把资本利得讲清楚了。

《资本论》的第一卷讲剩余价值的理论,它具有伦理学的特征,也同时是经济学。《资本论》的第二卷讲资本流转,更多的是经济学。如果你是想赚钱的话,通常你把第二段吃透了,应该可以了。《资本论》第三卷是讲资本主义再生产全貌。如果第三卷读懂了,应该可以成为了不起的政治家了。

马克思在仔细研究资本的同时,也在研究资本的流动,研究资本的分布,以及其绝对的利得所带来的社会现象,马克思将之概述为生产关系。其实资本的分布,就是后来马克思得出的结论,也是我们后来东线为主的革命的依据。就是当资本高度集中于少数人手中时,资本成为少数人剥削多数人的工具,所以马克思主张公有制,反对私有制。资本的分布和资本的流动最终的考察结果让马克思得出了基本的结论,就是马克思主张用公有制代替私有制。

马克思认为,当资本集中于少数人手上时,剥削将无法避免,即便是在类似英国这样比较先进和文明的国家,剥削仍然是不可避免的。但是《资本论》的有限篇幅里面,没有详细的讲解如何进行公有制的改造。

在马克思去世以后,恩格斯整理了马克思的一部分遗稿,后来苏联人又将其中的一部分未发表的遗稿做了整理,组成了第二卷、第三卷、第四卷,里边在马克思未自己亲自成书的内容里面,有大量的关于债务和税收等问题的一系列非常深刻的见解,那些见解对我们解决当代资本主义的问题,有着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这里不仅是个伦理问题,不仅是道德考量、政治判断,这里面也提供了很多方法。即便是资本主义国家,即便是资产阶级,也可以使用的一些方法论。方法论的问题,非常有价值,尤其是税收债务问题。马克思对资本主义危机的概述其实是非常精到的,他对经济危机的深刻的分析不仅为无产阶级解放提供了重要的工具,也为资产阶级治理国家,管理经济危机,提供了重要的思想武器,所以会有后来的凯恩斯主义一系列应对经济危机的一些经济上的具体的理论、政策和方法。我们今天的讲座是一种蜻蜓点水似的,我们不进入到细节,因为进入到细节,任何一个细节可能都不是一两天的事,可能需要一两本书的厚度才能解决。我们只是把一些重要的问题拎出来,把它与现实有关联的问题拎出来,来进行讨论。在资本论里使用的一些概念,今天看来可能有点令人费解,我们尽可能的使用今天的关于资本的一些概念来解释历史问题和现实问题,比如说,资本分为权益资本和债务资本。以前马克思怎么叫它?权益资本什么的我忘了,债务资本可能叫生息资本吧,可能是这样分类的。那我还是使用大家容易理解的权益资本和债务资本。举例,你做生意,你自己拥有一百万,那就叫权益资本。你又向银行向别人借了一千万,那叫债务资本。杠杆的意思是什么,杠杆就是你的债务资本除以权益资本的比例。比如说你借一千万,你的杠杆是十倍。资本主义之所以能够迅速地工业化,就在于它能够大规模地融集资金,实现大规模的生产,这是资本主义存在的一个重要前提,也是资本存在的一个重要价值。资本的本质实际上是信用,或者说是它有赖于金融资本或者是金融市场的高度发达。杠杆的事情,我们现在的人很容易理解,很熟悉了。其实,在我读大学的时候还不太好理解。比如说,你有一百万,你能赚十万,你的权益资本的回报率是百分之十;你又借了一千万,你依然赚百分之十,你的整体回报就是110万,那你的权益资本回报率可能会达到百分之一百。杠杆率就是这么大,它使得你盈利水平迅速地增长十倍。(补白:善用资本,就能够实现国民经济的高速发展。)

在《资本论》第一卷马克思揭示了剩余价值之后,在《资本论》的第二卷、第三卷马克思开始研究资本的运行规律。在《资本论》第一卷马克思揭示了剩余价值,资本是资本家剥削劳动剩余价值的一个工具,在第二卷和第三卷马克思开始揭示资本的流转过程和资本的增值过程,特别是资本迅速增值的过程。我为什么要把这个拎出来讲呢,是因为2002年到2012年中国发生的事情,在短短的十年之间,中国的私人资本迅速崛起,中国出现了一系列的财阀,为什么私人资本会迅速地膨胀,并且以财阀的方式出现,就是因为杠杆。因为,很多人其实没有多少权益资本,但是他们通过某种方式,有些是正当的,很多是非正当的方式,获取了很难想象的金融特权。由于获取了金融特权,所以他们获取了常人所无法企及的债务资本,他们以很少的权益资本而获取了让人难以想象的债务资本,他们的杠杆比率有时候高达千倍甚至上亿倍,当他们做正确的投资的时候,他们迅速地成为了财阀。

资本,我们把它理解成钱、工具,或者是一种资源,它是中性的,但掌握资本的人是很难中性的。因此,当资本大规模聚集,就是归属到很少人的手上的时候,或是资本迅速地流向极少数人的时候,就形成了财阀,形成资本的高度垄断,它就会越过经济行为而介入政治行为,所以资本不可能不干预经济政策,乃至于经济制度建设。你无论同意还是不同意马克思的看法,资本在发展到一定程度,都会出现资本专制和资本专政。高度垄断下的情况,只能是资产阶级专政,资产阶级专政必然导致无产阶级整体的贫困化,中产阶级的破产,这也是马克思主义革命理论产生的一个基本判断。

《资本论》发表了150年了,这个判断还有意义么?如果你注意观察2002年到2012年这段时间,中国的财阀以至于相对应地出现一系列的政治寡头,你就知道,马克思的判断非常非常地厉害的,非常非常地有远见的。无论是在资本主义的初期、中期还是现在,资本家总是把他们获取资本描绘得非常神圣,伟大、光荣、正确。因此,你会看到我们媒体总是给各种各样的大小财阀带上各种各样的光环,有时候甚至是人道主义的光环。他们好像不是在剥削,不是在占有其他人的资产、财富、青春、未来,以至于他们好像在施舍什么!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就是因为他们拥有了某种程度的资本特权,我们在今天可以把它解释为金融特权。

过去的十几年炒房子,房地产炒的是地皮吗,不是,是杠杆!当你只有1万元钱但你可以借一个亿的钱的时候,你可以拥有一块土地,或者是你可以在地上盖房子,然后房子可能卖十个亿,所以你的权益资本膨胀到你难以想象、难以理解,一千倍一亿倍迅速地膨胀。如果你做的再多一点、大一点就会成为财阀。中国的财阀只有两种类型:一种类型,就是我们说的土地。一种类型,还是土地,不过我们把它叫做高科技。他占有的不是现实空间,而是虚拟空间,所谓的网络空间。我说中国在过去十几年里产生的财阀是两类地产商:一类是现实空间的地产商,占地皮,炒地皮。另外一类是虚拟空间的地产商,互联网如阿里、腾讯等。他们是抢另一类地皮,有一点西部牛仔的味道,有一点浪漫,有一点田园牧歌的感觉。至于一部分盗窃国有资产,将国有股权私有化,并且通过压价,买入压价、卖出溢价方面做手脚,也成就了一些财阀。其实,这些财阀还不像利用杠杆的财阀,炒地皮多多少少还算有些技术含量。盗窃国资,没有任何技术含量。但无论如何,在过去的十几年间,中国生成了一批财阀,并且他们已经与一批政治寡头相融合,形成了中国特有的政治经济生态。这也是我们为什么对十九大有比较高的评价,这五年打掉了一批寡头,约束了一批财阀。而且,他有可能真的会改变历史,使我们避免寡头与财阀垄断而进入一个新的时代。(补白:没有什么中等收入陷阱。拉美的问题,就是国家让寡头和财阀专政了。只有打倒寡头、约束财阀,国家才能可持续、健康地发展。)

整个世界在剧烈的变动,中国从1840年起一直到马克思去世均处于剧烈动荡的时期,一系列屈辱的历史事件。整个世界在剧烈变动,各个国家都需要方向,其实不光无产阶级需要方向,资产阶级也需要方向。马克思耗尽了他的心血阐释了规律,提出了一个基本的方向。对于这个方向,马克思本人不是特别满意。马克思曾经自己说过,马克思不是马克思主义者。同样的话语,恩格斯也说过,毛泽东也说过。导师们所看到的东西和写出来的东西,是非常非常谨慎的。因为,世界不是我们常人想象的那样简单。马克思是辩证唯物主义者,也是历史唯物主义者。他精通辩证法,他知道事物的正反两面,他也应该知道革命的含义(补白:毁灭和创造)。甚至在某种意义上,可能马克思也看到了革命后的景象和革命的结果。在西方研究马克思的很多思想家里面非常重视马克思的异化理论。所以,他们认为青年马克思才是马克思主义的主体,他们把异化理论中的人道主义部分摘出来了。在我看来,《资本论》三卷四卷。以至于马克思晚年的著作,马克思本人仍然充满了人道主义的悲悯和关怀。马克思终其一生都是一个伟大的拉比,它是一个圣者、一个圣人,他是一个传道者、布道者、殉道者。《资本论》对资本的运行过程,有着人类历史以来最深刻的洞见。《资本论》对资本的产生、分布、流通,以至于历史性的走向,有深刻和独到的见解。这个见解确实深刻地影响和推动了人类文明史,所以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理解和认识,一方面帮助了无产阶级,另一方面也深刻地影响了资产阶级。在某种意义上说,资产阶级读《资本论》比我们更用心,可能他们的理解更为深刻。今天的第二个部分,我想讲马克思主义在东线的发展。也就是重点是讲十月革命。

  • 暂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