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化生存怎么做(名词解释及观点详解)

seoxin 10-09 15:25 9次浏览

1992年,尼尔·斯蒂芬森(Neal Stephenson)的科幻小说《雪崩》(Snow Crash)一经出版,好评如潮。在《雪崩》中有这样一句话:“名片背面是一堆杂乱的联络方式:电话号码、全球语音电话定位码、邮政信箱号码、六个电子通信网络上的网址,还有一个‘元宇宙’中的地址。”在《雪崩》的中文译本(郭泽译,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2009年版)中,“Metaverse”被翻译为“超元域”。《雪崩》描述的是脱胎于现实世界的一代互联网人对两个平行世界的感知和认识。但是,不论是作者,还是书评者,都没有预见到在30年后,此书提出的“元宇宙”(Metaverse)概念形成了一场冲击波。

元宇宙是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又独立于现实世界的虚拟空间,是映射现实世界的在线虚拟世界,是越来越真实的数字虚拟世界。不仅如此,元宇宙为人类社会实现最终数字化转型提供了新的路径,并与“后人类社会”发生全方位的交集,展现了一个可以与大航海时代、工业革命时代、宇航时代具有同样历史意义的新时代。

元宇宙:人类数字化生存的高级形态

元宇宙探析

满足人们生理需求的物理世界和满足人们精神需求的虚拟世界,在人的需求层次上是一个整体。尽管在物理世界中,也可以满足部分的精神需求。这两个世界并不是物理意义上的“平行宇宙”,而是紧密的、相互联系的,人是其中重要的纽带。无论是在物理世界还是虚拟世界,人类都可以获得知识,虚拟世界知识的丰富性甚至远超物理世界,如训练飞行员的模拟舱。因此不能把物理世界和虚拟世界割裂地看待。从人的方面来看它们依然是统一的,是人的不同需求的不同满足方式。

随着物质财富的增多、改造物理世界技术的进步,人们在物理世界中工作的时间越来越少,而沉浸在虚拟世界的时间越来越多。人们不可逆转地向虚拟世界迁移。有统计数据显示,人们在物理世界的工作时间,全天在4小时左右。未来思考和决策都是在虚拟世界中完成的,而执行是在物理世界中完成的。就像人们的思考依赖大脑,执行依赖四肢一样。

基于此,现在研究元宇宙就有了现实意义。我们不是在空谈一个类似乌托邦的概念,而是通过对元宇宙的探讨,加速改变整个世界,建立起日益丰富的数字世界,改造出更加美好的物理世界。

元宇宙是一个规模成本递减、规模收益递增的生态系统,因此能生生不息、延绵不绝。这样一个“无限游戏”的元宇宙,它的治理结构是分布式、去中心、自组织的;这样一个“无限游戏”的元宇宙,它的经济模式是“利益相关者制度”,所有参与者“共建、共创、共治、共享”;这样一个“无限游戏”的元宇宙,它的商业模型是创作者驱动,丰富多彩、引人入胜的内容是关键。元宇宙不是下一代互联网,而是下一代网络。人类社会迈入数字化时代,AI、云计算、区块链等构成了数字网络,元宇宙是新一代的网络:数字网络。

元宇宙:人类数字化生存的高级形态

元宇宙经济学

传统经济学以实物商品为核心,元宇宙经济学以虚拟商品为核心,数字经济则包含实物商品的数字化过程。从这个意义上讲,元宇宙经济学是数字经济的有机组成部分,是最活跃、最具代表性的部分。把数字产品的创造、交换、消费等所有在数字世界中进行的经济活动称为元宇宙经济。研究元宇宙经济规律的学问,就是元宇宙经济学。

元宇宙经济学有四个最大、最基本的要素:第一个是数字创造,是元宇宙经济的开端,没有创造就没有可供交易的商品;第二个是数字资产,资产隐含产权属性,并且是交易的前提;第三个是数字市场,它代表着数字世界交易的场所和大家必须遵循的规则,是整个数字经济的核心,也是元宇宙得以繁荣发展的基础设施;第四个是数字货币,元宇宙经济的核心问题就是数字货币的应用问题。数字创造、数字资产、数字市场、数字货币、支撑了整个元宇宙的经济体系。

元宇宙经济学还要做到四个统一:第一个统一是计划与市场的统一。数字市场的特征之一就是商品的总量控制受到计划的影响,而资源配置、自由竞争由市场机制完成。第二个统一是生产与消费的统一。在数字市场中,生产与消费的统一,也是计划与市场统一的微观表现。第三个统一是监管与自由的统一。实现监管与自由的统一,就是实现数字市场的良好治理。第四个统一是行为与信用的统一。在数字市场中,一切行为都是被记录的,任何行为都将直接与行为人的信用挂钩。

元宇宙的基础设施

在元宇宙中借用超大陆的概念,代指那些提供了元宇宙基本要素的平台,包括数字创造、数字资产、数字交易和数字消费。囊括这四个要素的平台,就是元宇宙的超大陆。

超大陆作为元宇宙的基础设施总共划分为五层,自上而下依次是物理层、软件层、数据层、规则层、应用层。这五个层级,并不是机械、僵化地划分,而是基于认识的方法论。物理层侧重硬件,是所有元宇宙基础设施中的根基,是产生数据、储存数据、分析数据和应用数据的载体。软件层侧重广泛应用的软件,基于物理层之上,是加工、处理、分析数据的主体,包括两个子层级,一个是基础软件,另一个是应用软件。数据层进一步抽象,是重要的资产和新型生产要素,是脱离软件层独立存在的。规则层则强调数字经济内在运行秩序,要想让数据真正落地应用,必须建立一系列规则,构建完善的监管体系。这四个层级逐层抽象,相辅相成,成为元宇宙基础设施的重要组成部分。第五个层级是构建在这四个层级之上的各类应用。

元宇宙基础设施是逐层建设的,随着层级的上升,从硬件到软件越来越抽象,底层为上层建设的基础,上层为底层建设的目标,这样层层搭建起来,最终形成百花齐放的局面。元宇宙基础设施物理层的建设是基础设施体系形成的基石,是实现元宇宙基础设施的最底层架构;软件层的建设作为独立对象能够有效发挥软件的真正作用,致力于最大限度地发挥物理层基础设施在现实应用场景中的作用;数据层的建设是在物理层、软件层的基础上将数据单独剥离出来形成资产,保证数据互联互通,充分发挥价值;数据必须制定一系列的监管规则才能使其真正发挥价值,数字经济基础设施规则层的建设目标就在于此。数字经济基础设施应用层的建设是基于前四个层级的具体应用场景数字化,是企业数字化转型在具体业务层面的展现,同时也是数字市场中不同行业应用的百花齐放。

元宇宙:人类数字化生存的高级形态

读懂元宇宙

由中国出版集团中译出版社出版的《元宇宙》于今年8月上市,填补了国内有关元宇宙研究的空白。该书由中关村大数据产业联盟秘书长赵国栋、易股天下公司董事长易欢欢、大三生集团董事长徐远重三人共同撰写。

该书从六个方面研究元宇宙,总共分为七个篇章。第一篇是对全书观点的概括,概述了元宇宙的种种特性、技术基础。第二篇分析了元宇宙的居民,并为以“95后”“00后”为主体的一代人取名为M世代。第三篇重点讲述作为元宇宙雏形的游戏的发展。第四篇主要探讨了元宇宙的经济学,提出元宇宙经济不同于传统经济的一些显著特征,并向传统经济学奉为金科玉律的观点提出了挑战。第五篇讨论了关于元宇宙的治理问题,认为自治似乎是唯一的解决方案。第六篇以“超大陆”之名,探讨了元宇宙的基础设施,提出产业“超大陆”的领先实践——EOP(生态运营平台)的概念。第七篇讨论了技术对产业和社会的影响,数字技术正在系统地和人类大脑、躯干更紧密地融合。

《元宇宙》获得了众多专家学者、知名企业家作序和推荐。如著名经济学家、珠海市横琴新区数链数字金融研究院学术与技术委员会主席朱嘉明,以太坊的创始人、金融博物馆理事长王巍,万向区块链公司董事长肖风等人均作序推荐。肖风在序言中提到元宇宙是人类数字化生存的最高形态。互联网让人有了线上“化身”,于是,有人说:“在互联网上,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元宇宙让人有了数字世界的“分身”:一个虚拟数字人的你,既与现实世界的你是数字孪生的一对,又是原生于数字世界的另一个你,可能比现实世界的你要更丰富多彩、生动灵现、角色多元。元宇宙也是人的社会、人的世界,只不过,它是人的虚拟社会、人的数字世界。

  • 暂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