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社会价值(含义及方面详解)

seoxin 10-08 16:10 8次浏览

当今世界,文化经济和通信科技迅猛发展,互相促进,人们交流沟通的深度与广度因此得以极大地推进,这也成为语言资本崛起的背景。人们越来越意识到,语言符号作为资本的价值,已然影响到生活的方方面面。探讨语言符号资本的价值,有益于拓宽人力资本概念的外延,进而从宏观层面对语言符号资本的价值加以把握。

  语言符号也是资本

  语言经济学认为,“语言本身是一种经济投入,语言能够反映市场经济的客观规律,学习外语更是一种经济投入”。语言的使用价值体现在利用语言符号准确传递内容,而其交换价值则体现在借语言进一步开展信息交换。首先,人们必须借助语言符号来表达思想,语言符号资本的使用价值由此得以体现,而且其使用价值潜力也在此过程中被不断挖掘出来。其次,语言符号资本具有交换价值,这就意味着人们使用语言符号传递并获取信息,并在语言符号的参与下实践各种经济或社会活动,最终获取直接或间接的收益——授课演讲、同传翻译、文案写作、婚庆主持、记者访问等活动皆可为例。此外,人们还通过言语表达来确立自身在社会上的身份和地位。

语言符号的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

  语言符号资本的价值与语言具有的各类功能密切相关。资本具有使用价值但不一定具有交换价值,语言符号资本也不例外。语言使用主体可以只发挥语言的使用价值,即表达和传递信息,这种表达和传递表面上看是单向的。但事实上,在传递一段信息的背后,人们往往期待着语言的功效,这些功效就体现为雅各布森所说的“语言的七大功能”,即信息功能、人际功能、施为功能、感情功能、交感性谈话功能、娱乐性功能及元语言功能。简而言之,即便看似无聊的寒暄,也带有不易察觉的目的,如委婉地拒绝、娇嗔地抱怨等。这些非直接呈现的语言信息反而是语言表达的真正目的所在。因此,语言符号资本中便有了“话里有话”“话外音”“听话听音,锣鼓听声”这样的生动表达。

  语言使用天然具有经济学本质因素,包括价值和效用、费用和效益。此外,语言符号资本具有非排他性的经济特征——某个体使用者对语言资本的投资和消费并不影响他人对此类语言的占有。这便是布尔迪厄所说的:“语言构成了一种财产,所有人都可以同时使用,而不会使其储备有任何减少。”

  语言符号资本不仅提供了人们表达事物或概念所需的符号,也为各种符号的组合架构提供了便利。通过与符号的互动,人们建构、传递并诠释表达的意义。语言的交换属性决定其具有经济属性。

  语言符号有经济属性

  语言具有经济价值。语言的经济效益通过克服交际障碍、借助语言完成某项工作、依靠语言从事某种职业、在经济市场中满足社会需求等方式体现。语言经济学理论认为,人们学习第二语言或某门外语的决定,在一定程度上受经济因素的影响,也就是说要考虑到学习外语的“投资费用”和学成语言后的“投资预期效益”。投入不同,其价值体现也不同。就语言学习个体而言,个人经济投入的多寡、学习效率的高低、投入时间的多少,均会影响语言学习的投资效益。

  语言学习的投资势必伴随回报或收益,这也是很多学习者投资语言的主要动因。语言使用的场域不同,投资效益也不尽相同。这说明同一资本可以被投资到不同领域,体现不同价值。其具体价值可表现为:其一,顺畅沟通信息与顺利传递内容所带来的成就感,如与外国人聊天、能够自如准确地表达想法。其二,使用语言符号实现目的,如运用语言完成市场交易或说服他人改变看法,阅读文献改进论文设计等。其三,语言的纯工具用途带来可量化的直接收益,例如文字翻译可以根据字数、完成时间、语种、方向等来定价。其四,语言使用者不同的身份和地位影响并决定语言资本收益,如使用者地位高、代表权威就能提高自己语言表达的信誉,成为文化和能力的标签,继而间接获益。

  语言的本质属性是用于交换的符号。语言不仅是交际工具,更是一种隐性文化资本。这种文化资本不断投入话语市场,不仅没有损耗,反而不断增殖放大。如今的语言资本作为一种“软实力”,成为国家之间角力的文化资本。“话语权”的实质就是对语言资本的占有、对意识形态的左右、对受众意识的塑造。语言资本若要成功占领资本市场,核心在于不断扩大语言消费群体,实现语言符号资本的社会价值与个人价值的良好互动,增加语言产品生产与消费,拓宽各种形式的语言资本流通及获益渠道。

  价值实现有赖社会环境

  语言符号资本的价值必须借由社会环境实现,不同社会环境对语言符号资本的价值认定不尽相同。语言是社会产物,不同社会环境孕育的语言特征各异,千差万别的语言又反作用于其社会价值的判断。语言符号被深深刻上了时代和文化的印记,其最基本的社会价值是对社会凝聚力的影响。概言之,语言符号资本的交换过程也是历史记载与文化传承的过程,某社会群体的成员在习得语言的同时也习得该语言所承载和专属的社会文化信息。

  首先,语言符号资本的社会价值在于扩大整个社会范围内的市场活力。语言产业市场作为文化产业的基础和重要组成部分,是经济发展的主要竞争点之一。语言产业市场囊括新闻出版、文化传播、语言服务、语言众包、软件翻译、影视娱乐等诸多领域。能否打造良好语言产业市场,取决于本国语言产业的发达程度。语言产业市场的发展能够激活社会就业市场及社会整体创造力,为社会创造附加值与福利,从而提升社会的文化创造力和竞争力,吸纳更多人才助推社会文化发展。正如陈鹏概括的:“一个成熟的语言市场应该让有明确语言需求的人可以方便地消费自己想要的优质语言产品,同时,优质的语言产品又可以最大程度地刺激消费者合理的语言需求。”

  其次,语言符号资本的社会价值影响社会中的个体对语言资本价值的认定,进而决定该个体对语言资本的投资,这是社会对个人语言符号资本价值判断最为直接的影响。同时,个体作为社会的一部分,其投资选择的累积效应也会作用在整个社会层面。虽然学习者拥有使用一种语言的能力就意味着占有了该语言资本,但学习者自身无法为该资本定价,因为语言资本的定价取决于语言市场。社会为语言资本的定价提供了环境,并通过定价来影响个人的投资决策。例如,相对于开放的沿海城市,内陆城市外企较少,所需翻译人才也较少,翻译报酬相对较低。社会需求进一步左右个人对学习外语的抉择,进而影响个人对语言投资的判断。最终,个人语言符号资本的价值需在成熟的市场上实现,而规范的语言市场有助于对个体语言技能的定价。因此,良好的语言市场有助于个人在语言行业内的自我提升,也有助于语言产业市场健康有序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