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代运营一般怎么收费?(帮办授权要价1600涨到50万元 网店代运营水多深)

seoxin 08-27 17:34 22次浏览

文/图 半岛全媒体记者 王永端

从发帖到删帖再到发帖,1个多月来,郑州的王丽丽从最初的精神激扬到当下的心神疲惫。今年33岁的王丽丽是一名平面设计师,工作之余她还打理着自己的淘宝店。王丽丽在淘宝上经营的是欧莱雅护肤品,因未取得官方授权,商品时常被淘宝网删除。正当自己苦恼之时,位于平度市的一家电子商务公司的工作人员主动联系到了她,声称可为她办理官方授权。双方谈妥价格,王丽丽向平度这家商务公司支付了1600元费用。事后,王丽丽发现被骗。由此,引发的一场跨越两地相距千里的维权战隔空打响。而记者调查发现,平度的这家公司最初也是抱着“拥抱互联网经济”的热情进行创业的。但是在无序化的竞争环境中,刚刚上道就已走偏。对此,业内呼吁建立畅通的网络维权渠道和常规的监管措施,让网络“个体户”能获得健康发展的空间。

帮办授权要价1600涨到50万元 网店代运营水多深

王丽丽与网络代运营商的微信聊天记录。

帮办“欧莱雅”授权,要价1600元

网购的普及,造就了大量的商机,很多人希望利用空闲做点生意,最大的问题就是网店的建设和运营管理。于是各式各样的网店托管淘宝代运营公司应运而生。

“我在网上经营的是欧莱雅男士护肤品。”王丽丽说,因为自己守信,进货渠道正规,网店经营六七年来,为自己的小家庭带来了一份不少的收入。尽管是这样,但因没有得到欧莱雅公司的官方授权,王丽丽的商品挂在淘宝商城上,时常被淘宝商城的管理人员删除。“很希望能被授权,但凭自己的能力拿到授权,这几乎是不可能的。”王丽丽说,就在她为这事头疼时,一家电子商务公司通过淘宝网联系到了她,并主动称能通过关系为王丽丽办理她所出售商品的授权。

为了验证这家电子商务公司的真实性,王丽丽还在网络上进行了搜索,并要求这家公司出示了凭证。王丽丽发现,这家公司的注册地在山东平度市。公司的工作人员还主动加了她的微信。双方谈妥,办理产品授权的价格为1600元。

次日,也就是今年2月24日,王丽丽将1600元转给了青岛这家公司。王丽丽说,按照双方约定,平度这家公司本该在她转账之前就签署合同,可出于她对这家公司的信任,转账前她没见到合同,转账后她也没见到合同。

当初,平度这家公司的工作人员承诺,她所要的这个授权,七八天的时间就可以办妥。此后,王丽丽就在家中坐等“官方授权”。七八天过去了,王丽丽并没有见到她想要的“官方授权”。

从1600元“涨到”五十万元

按照双方在微信上的约定,王丽丽开始催促平度这家公司的工作人员。起初,工作人员告知她再等等。为了一个“官方授权”,王丽丽等了1个月,仍没有看到官方授权的影子。此时的王丽丽急了,她几乎每天都给对方发微信,可对方极少回应。后来再打电话,对方的回复是若要拿到化妆品的官方授权,需要她准备50万元以上的费用。

当初说好了1600元钱办理化妆品授权证,现在狮子大开口,张嘴就要五十万元,对方着实让王丽丽震惊。“退钱吧,我不要‘授权’了。”办不成“退钱”,不是王丽丽的个人主张,而是双方的约定。

听到“退费”,工作人员不乐意了。王丽丽多次通过微信留言或电话询问,对方表示:“费用现在没办法退。”

此后,王丽丽仍旧不停地联系平度的这家公司,这家公司仍旧坚持“不退款”。一方身在郑州,一方身在平度,双方相隔800公里。王丽丽鞭长莫及。

再到后来,平度这家公司干脆不再搭理王丽丽。于是,王丽丽将自己被欺骗的经历连同平度的这家电子商务公司的名称发在了网络上。平度的这家公司看到帖子主动联系王丽丽,要求她删除。对王丽丽而言,她要的是自己的钱,发帖子只是维权的手段,如果钱退回来了,她可以将帖子删除。为此,王丽丽回应称,只要对方将她的1600元现金还她,她保证删帖。

郑州的王丽丽等待对方打钱后删帖,而平度的公司等待对方删帖。为了这个“先后”顺序,双方僵持,各不相让。

帮办授权要价1600涨到50万元 网店代运营水多深

王丽丽在网上发帖后,其曾受到电话骚扰。

多人钱打水漂惊动平度警方

联系到了有着类似经历的3人后,王丽丽的“胆子”也大了起来,她开始用手里的证据和平度这家公司交涉。

“一开始,我以为这家公司会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王丽丽说,“尽管自己手里攥着这家公司的‘罪证’,但对方仍不以为然。”

此时的她,将之前撤下的帖子又发到了网上。“这次看客更多,回帖也更多,帖子还被转了。”王丽丽说,“帖子被转是(我)想不到的。”

这次帖子发出后,王丽丽又收到了平度这家公司要求她删帖的要求。同时,她发现这家公司变更了地址。

这一次王丽丽选择报警。报警前,她将报警的情况告知了远在福建、甘肃和重庆的其他3人,得到了3人的响应和支持。其他3人还称,只要警方调查,他们会全力以赴配合,同时也加入到此次维权的战斗中。

随后,平度警方接到报警后,受理了这一案件,并要求上述人员将材料寄达平度。

曝光帖引来三位维权人

就在这时,王丽丽发现,在她的帖子后面,有人给她留言说也被平度的这家公司骗了,发帖人还留了联系方式。她赶忙与留言人联系,发现这个留言人来自遥远的福建省南平市,留言者是一名男性。

在交流中,南平市的这名男子自称叫丁成。他称,自己在2015年被平度这家电子商务公司骗走了5000元。丁成说,早在2015年之前,他也是淘宝店的店主,和王丽丽不一样的是他不是卖化妆品而是卖男装。

2015年12月初,同样是平度这家公司的工作人员主动通过网络联系到他,称公司可帮他销售服装,至少是他现在销量的3倍。他同样轻信了平度这家公司。按照双方约定,丁成先将3500元打给了对方,之后又将1500元打给了对方。

没有看到承诺的效果,丁成开始和对方交涉,可交涉多次无果。此时,平度的这家公司仍在催促王丽丽删帖,出于“让一步海阔天空”的想法,王丽丽将她发的帖子删除了。就在王丽丽等待对方还钱时,对方却又消失了。

于是,王丽丽开始通过网络,寻找可能存在的像她一样被平度这家公司所骗的淘宝店主。一段时间的寻找,她联系到了远在甘肃白银的李琳和重庆的张猛。李琳告诉半岛记者,在淘宝店从事女装的她同样先前被平度这家公司通过网络主动联系,以能让商品销量翻倍和会员升级等名义,双方达成协议,李琳向对方账户内分两次打了2100元,之后又以交易服装的名义扣走了798元。

李琳向半岛记者提供的打款和服装交易证据,证明了其说法,同时李琳还向记者提供了平度这家公司发给她的合同。而身在重庆涪陵的李猛也是“微淘”的客户。同样是卖服装的他,5月7日向半岛记者提供的证据证明,他先后向平度这家公司打了1500元。李猛说,平度这家公司的工作人员同样是主动联系到他,以帮其出售和推销翻倍服装的名义,收到他的钱后,这家公司就“潜水”消失了。

创业小伙“喊冤”,愿退款

记者发现,平度这家电子商务公司网上资料显示,其在平度市工商注册时间为2014年11月,营业期限截至2044年11月,注册资金100万元。记者从这家公司的营业执照上确认了这一信息的真实性。平度这家公司是一个怎样的公司?公司法定代表人又是什么来头?这背后真相如何?

半岛记者通过多方查询,联系到了这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陈洋。陈洋告诉记者,他今年只有29岁,从济南某大学计算机系毕业后,先在一家公司打工,积累了一些资本,后来在平度注册成立电子商务公司经营“微淘”。

对于王丽丽等人的报警,陈洋起初向记者直指对方“诽谤”,不过之后他改变了说法。陈洋表示,他的公司与王丽丽等4人产生的业务往来确有其事,后来对方报警,平度市公安局多次找他调查了解情况,他还向平度市公安局提交了相关材料。

陈洋说,就在平度警方调查之前,他曾想过将王丽丽的钱退还,但王丽丽咄咄逼人再次发帖让他改变了还钱的初衷。“这帖子对我们公司的侵害是巨大的。”陈洋说,公司三天两头接到熟悉人或陌生人甚至合作伙伴打来的电话,公司在朋友面前丢尽脸的同时,因为网帖内容的散播,使他公司“两个月一点业绩也没有,损失二三十万元”。

对于王丽丽所称的“更名逃避”之说,陈洋承认他的公司目前在城阳设立了分公司,是公司发展到一定程度“升级”的产物,而不是更名逃避。

他称,只要王丽丽将网帖删除,公司会退还王丽丽1600元钱,但其他3人的钱他认为“公司在履行约定的过程中尽了一些力”,双方可以协商是否退钱、退多少钱。

代运营公司的“丛林时代”

陈洋承认,他的公司在经营的过程中,也确实钻了一些法规缺失的空子,在王丽丽的这一问题上,至少他没有尽到公司管理者的责任。除了一些网络服务商钻法规缺失的空子外,当前现行的一些法规并没有规定网络服务到底如何为客户提供何种服务,提供的服务必须达到何种程度。网络将客户与服务商串在一起,真正出了问题,身在异地的客户维权着实很难。还有一种情况就是一些客户遭遇小额度欺骗后,会觉得维权程序繁琐而主动放弃,这无形中让服务商钻了空子逃脱。

记者了解到,很多人想开网店做电子商务,没有经验,没有技术,希望将网店的一些业务交给专业团队去做。

针对大量店主被骗,国内某知名电商负责市场业务的负责人隋先生介绍说,代理公司一般情况下是不可能帮商家去拿代理权的,号称1600元就能拿到欧莱雅的授权更是天方夜谭。

隋先生说,代运营公司大约从5年前开始大规模发展起来。是目前电商潮流中的必不可少的环节,市场需求量也将越来越大。目前正规的代运营公司提供的业务比较全面,比如:流量推广、店铺优化、搜索优化、平台推广和电商营销等,他们熟悉各知名网站的游戏规则,帮忙宣传网店搞促销,服务流程已经比较成熟,却有一些不法分子趁机行骗。

一位资深淘宝店主结合资深的经历介绍说,由于市场需求大缺乏规范,理论上这个行业几乎没有什么门槛,只要在网络平台上开过店的,都敢自称是代运营商,三五人就能组成一个“草台班子”。

由于市场混乱,很多骗子甚至刻意化装成“网店代运营的公司”。这些公司都自称是淘宝、京东、亚马逊等知名网站的客服,为网友在这些电子商务平台上代开网店、代管理、代运营,承诺只要消费者缴纳一到两千元不等的管理费,就可以轻松地拥有自己的一家网店,之后店铺所有的经营与维护就全由这些公司去打理,不用操心,店主就能获得月入数千甚至上万的不菲收益。骗的金额又不多,小额多笔。单个案例又很难去立案,也很难去维权。

记者从平度警方获悉,目前警方已对这一案件展开调查。(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所涉人物系化名)

■乱象 三五人就能组成 一个“草台班子”

“现在,由于市场混乱,不少代运营公司被认为是骗子。”青岛网商联盟Q群管理员张世敏对记者说。

在采访中,包括青岛网商协会的一些圈内人士都表达了类似的看法。因为进入门槛较低,市场需求较大,理论上,只要是做过淘宝的店家,都可以成为代运营商,这也造成了行业内的无序竞争,三五人就能组成一个“草台班子”,做代运营的公司“走马灯”一般,你方唱罢我登场。

王猛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个相对大点的项目服务费约在20万元/年至30万元/年,代运营公司一个小项目的服务费也在3万元/年至5万元/年。一些代运营公司有的一年可以找到几百家小客户,累计的服务费并不少。在服务中,却是差异很大,部分小代运营公司甚至只是上传了产品就应付了事。“替别人养孩子,养大了就不是自己的。”成为代运营公司面临的普遍尴尬。

同时,一些传统企业甚至按照老的思维模式,只看销售额和短期的营销效果,一些小的代运营商也往往祭起“价格战”的大旗,部分代运营商有时会因为看好客户的货源优势,甚至不收服务费,只收取业务提成部分。“服务质量的参差不齐,不仅扰乱行业口碑,也让代运营的利润逐年变得稀薄。”张世敏说。

[编辑: 张珍珍]

  • 暂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