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场咖啡、沙县咖啡、报亭咖啡…杭州迷你咖啡馆爆红,真的赚钱吗?

seoxin 08-01 10:44 6次浏览

在城西天堂软件园工作的小六算是半个咖啡控,前段时间他发现公司附近新开了一个咖啡馆,名叫三分之二。“一名店员,两三个座位,四五款咖啡,简简单单的好喝。”

就在黄龙附近的嘉华国际,一家名为Berobello的咖啡馆最近也悄悄开业了,它其实这个网红品牌的第二家店,事实上,从去年开始,杭州陆陆续续出现了不少的网红咖啡馆,都有一个共同特点:迷你。它们还有一个学名叫“走咖”。

对于喝惯了星巴克、costa等国际连锁品牌咖啡的杭州人来说,这些零零散散点缀在街头巷尾的迷你走咖,到底有多大的吸引力?

菜场咖啡、沙县咖啡、报亭咖啡…杭州迷你咖啡馆爆红,真的赚钱吗?

Berobello咖啡馆

菜场咖啡、沙县咖啡、报亭咖啡…杭州迷你咖啡馆爆红,真的赚钱吗?

Berobello咖啡馆

菜场咖啡、沙县咖啡、报亭咖啡…杭州迷你咖啡馆爆红,真的赚钱吗?

创业园、小马路、报亭

甚至菜场里都藏着咖啡馆

西斗门路是一条小马路,很窄,双向两车道,也不长,从东到西走一圈10来分钟就够了,神奇的是,这里聚集着福地创业园、中天MCC、天堂软件园、银江科技产业园、智谷大厦等,一不留神,你就跟创业大咖们做邻居。小六说的三分之二咖啡馆也开在这条神奇的小马路上。

上午10点,记者来到了这里,落地窗里透出白格浴室风装修,干净整洁。没想到面积那么小,总共五六个平方,将近一半还留给了吧台。看得出来所有的设备都是精心挑选过的,颜色也是统一白色风。吧台的对面有3个座位,说是座位,其实是砌的一些柱子,贴上了瓷砖,打破了中规中矩的座位摆放,高低错落不占空间,也显得有设计感。

吧台里,咖啡师小姐姐正在整理。记者注意到,菜单上一共十来种饮品,除了两款夏日气泡冷饮,其余都是咖啡,可以在微信公号上免费注册会员,美式的会员价15元,最贵的是燕麦拿铁,29元。

在主城区的小马路上,更是聚集着不少小咖啡馆。Berobello第一家门店开在市中心的孩儿巷。工作日的中午,记者来到这家不足10平方米的小店,老板刚好在。

进门左手边是吧台,右手边是6个座位。与其说是座位,不如说是坐垫更准确。从菜单来看,Berobello的品类和定价和大部分走咖没有太大区别,记者点了一杯脏咖,23元,咖啡、牛奶、可可粉在透明杯壁上勾勒出山水画一般的曲线与色块,不得不说,喝咖啡也可以是视觉享受。

要说最火的走咖,那必须是密渡桥路上的沙县了。从门面看,好像和沙县小吃风格迥异,店内的装修和门面那块好似斑驳的三夹板如出一辙,水泥的地面和吧台。“我们和沙县小吃没有任何关系啦,只不过是名字的音译而已。我们叫section coffee。”老板笑着说。

巴掌大的地方,沿着墙壁砌了一个水泥墩,上面铺了木板条,再放上四个垫子,就是座位了。虽然店内并没有顾客,但吧台上放着很多空的一升装的牛奶盒,可以想见当天生意之好。

走咖无孔不入,甚至已经渗透到报亭,甚至菜场中了。

马市街细细长长,记者由北往南,眼睛还没看到,鼻子确已经嗅到了——没错,就是那诱人的咖啡香,从一个小小的报亭里满溢出来,报亭咖啡到了。

菜场咖啡、沙县咖啡、报亭咖啡…杭州迷你咖啡馆爆红,真的赚钱吗?

报亭咖啡

菜场咖啡、沙县咖啡、报亭咖啡…杭州迷你咖啡馆爆红,真的赚钱吗?

报亭咖啡

报亭面向人行道内侧开门,所以在马路上看几乎认不出来,只有报刊亭侧面一张巨大的“菜单”才让人意识到,原来这里藏着一家走咖。“我们生意一直都挺好的,来这里买咖啡的医生护士特别多。”正说着,就有三位白大褂来点单了。

买完菜,顺便带一杯咖啡,可好?红石板农贸市场里,隐藏着一家菜场咖啡Vege Coffee。 小小的店面,被布置得琳琅满目,旁边就是卖水果和卖熟食的摊位,有一瞬间,好像是穿越了一般。坐在菜场里,喝一杯姜味苏打冰美式,这感觉也是满美妙的。

菜场咖啡、沙县咖啡、报亭咖啡…杭州迷你咖啡馆爆红,真的赚钱吗?

菜场咖啡

菜场咖啡、沙县咖啡、报亭咖啡…杭州迷你咖啡馆爆红,真的赚钱吗?

菜场咖啡

菜场咖啡、沙县咖啡、报亭咖啡…杭州迷你咖啡馆爆红,真的赚钱吗?

迷你咖啡馆到底赚不赚钱?

“一定意义上来说,我们其实是杭州第一家走咖。” Berobello的老板告诉记者,这波杭儿风源于去年。当时自己这家店算是最火网红店之一了。

到了今年,除了新品牌不断加入外,还有一些走咖已经陆续开出了连锁店。“除了嘉华国际这一家,我们钱江新城店正在装修中。”Berobello的老板说。

西斗门路上的三分之二其实也是品牌第二家店了。店员小姐姐讲话清清柔柔的,她告诉记者,营业时间是早上8点半到下午5点,而这也是不少走咖的营业时间段。“因为门店之只有一名咖啡师,这也是上班族点单最活跃的时间段。”

9个小时的营业时间段,能卖出多少咖啡?

“疫情之前一天200多杯,今年受疫情影响,马路也在改造,大概一天100来杯。” Berobello老板透露。记者在沙县咖啡看到,从上午开门到下午2点左右,已经用完了50多盒一升装的鲜牛奶了。一杯拿铁两三百毫升,按照一盒一升装鲜奶可以做4杯咖啡来算,毛估估已经200杯以上了。

一位小咖啡馆老板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从商业模式来说,小咖啡馆是行得通的。

首先面积小,房租低,即便在主城区,10平方米左右的咖啡馆年租金10万元左右。其次,人工成本也低。大多数咖啡馆店内只需要一名咖啡师,月工资五六千元。

此外,从出品来看,多以拿铁、摩卡、澳白等奶咖为主,口味比较单一,不需要特别专业的设备,一般就是一台意式咖啡机。“只要位置选的还行,再加上外卖平台的辐射,每天能卖100杯就肯定赚钱,当然想要赚更多,就需要开更多家门店。”一位老板表示。

小咖啡馆越来越多的同时,与之相对应的,两岸咖啡、蓝山咖啡馆等大型连锁咖啡馆似乎正在淡出人们的视线。

在杭州从事咖啡行业十多年、诗夏咖啡创始人楼波音告诉钱江晚报记者,其中是有多方面原因。“10年前,一名咖啡师的月薪是1200元,现在5200元都未必请得到。”楼波音说,这十年,不光房租上涨,光人力成本的上涨就超过三倍。疫情之后,咖啡豆原材料价格上涨也颇为明显,所以真正的精品咖啡往往经营压力很大。此外,线上运营也是传统大型连锁咖啡馆老板们必须要考虑的问题。

菜场咖啡、沙县咖啡、报亭咖啡…杭州迷你咖啡馆爆红,真的赚钱吗?

沙县咖啡

菜场咖啡、沙县咖啡、报亭咖啡…杭州迷你咖啡馆爆红,真的赚钱吗?

沙县咖啡

菜场咖啡、沙县咖啡、报亭咖啡…杭州迷你咖啡馆爆红,真的赚钱吗?

沙县咖啡

菜场咖啡、沙县咖啡、报亭咖啡…杭州迷你咖啡馆爆红,真的赚钱吗?

杭州人咖啡消费力还有提升空间

这两年,杭州的咖啡馆、咖啡屋越开越多,杭州人是不是已经爱上这种舶来饮品了?杭州人的咖啡消费量在全国又能排到第几梯队呢?

“这些年,我发现越来越多杭州人开始爱上咖啡,但在咖啡消费方面,杭州市场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楼波音解释,一个城市的咖啡消耗量,一定程度上跟收入和文化水平相关。“北欧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地区之一,同时,也是咖啡消耗最多的地区,平均每人每年要喝掉1000多杯。在亚洲,喝咖啡最多的是日本人,每人每年大约400杯左右。在中国,上海每人每年喝8杯左右,杭州的这个数字大约是6杯。这个差距还是很明显的。”

越来越多的迷你咖啡馆、网红咖啡馆走红,或许跟消费群体的年龄段有关。在杭州,爱喝咖啡或者说有咖啡消费习惯的,多是80后、90后。他们习惯上网、追逐热点、在朋友圈打卡,“对于咖啡的口味,他们要求的不多,但如果一家咖啡馆有颜值、有氛围,又有网红大V来背书,那么,就会有年轻人喜欢去打卡、尝试。”楼波音认为。

走咖或许是杭儿风,但咖啡依然被看好。随着95后甚至00后消费群体的崛起,杭州的咖啡氛围也会越来越浓。

来源: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马焱 陈婕

  • 暂无推荐